南宋政治家周必大生平简介 周必大是怎样死的

频道:历史解密 日期: 浏览:6274

  周必大,字子充,一字洪道,自号平园老叟 。原籍管城,至祖父周诜时居吉州庐陵 。南宋闻名政治家、文学家,“庐陵四忠”之一。

  绍兴二十一年进士及第。绍兴二十七年,举博学宏词科。曾屡次在处所任职,官至吏部尚书、枢密使、左丞相,封许国公。庆元元年,以不雅文殿大学士、益国公致仕。嘉泰四年,卒于庐陵,追赠太师。开禧三年,赐谥文忠,宁宗亲书“忠文耆德之碑”。

  周必大工文词,为南宋文坛牛耳。与陆游、范成大、杨万里等都有很深的友谊。著有《省斋文稿》、《平园集》等80余种,共200卷。

  南宋政治家周必大生平简介

  吃苦好学

  周必大于宋钦宗靖康元年七月十五巳时诞生在平江府治长洲。本籍郑州管城。他的祖父周诜,在宋徽宗宣和年间曾在庐陵任职,是以假寓庐陵。其父周利建,曾任太学博士。

  建炎三年,周必大四岁时,其父周利建卒于扬州,周必大被寄养在外祖母家,由母亲王氏催促他念书。十二岁时,母亲又归天了,只好跟从伯父去广东。十四岁时,周必大回庐陵,不久,又随伯父展转各地。周必大青少年时的糊口流散不定,但他吃苦好学,终究成才。

  文章起身

  绍兴二十一年,周必大登进士第,授左迪功郎、徽州司户从军。同年,娶司封郎官王葆之女为妻,以后又回到江西。

  绍兴二十七年,举博学宏词科,被录用为建康府传授、左修职郎。

  绍兴三十年,官拜太学录,应召前去应试馆职,宋高宗读了他的策文后说:“是个负责草拟圣旨的人材。”被录用为秘书省正字。馆职再次召试的例子从此起头。尔后,周必大兼国史院编修,拜官监察御史。

  铮铮表见

  宋孝宗即位后,周必大拜官起居郎。直接到孝宗眼前奏事,孝宗说:“朕曩昔看过你写的文章,把你的近作拿来看看。”孝宗当初亲临经筵,周必大奏道:“经筵其实不是阐发文章讲授句子的处所,想自在不迫地领会环境,增益于圣德,就要根究治理之本。”

  之前,摆布史之职空白,史料记注间断、积累很多,周必大奏请必需记下君臣的言谈举止,改日夜兼程修史,每个月一次呈给孝宗看。孝宗便命周必大兼任编类圣政所详定官,又兼权任中书舍人。

  周必大在经筵侍讲时,曾论及边疆事务,孝宗为四川感应耽忧,周必大借机述说蜀中苍生困苦已久,但愿能削减四川的钱粮。又应孝宗诏令条奏十事,都切中时弊。

  尔后又权任给事中,他在任内封驳政令掉当的地方,不消显贵、宠臣。那时,翟婉容对仕宦进行升调时背反有关法令,周必大极力争执,以为此举不当。孝宗说:“原觉得你只会写文章,没想到你如斯刚烈朴重。”金国索取议和时的旧礼,周必大逐一上奏,要求规矩敌国称号,金国为之气沮。

  隆兴元年,周必大与金安节等上疏回驳孝宗录用宠臣龙大渊、曾觌为知合门事,但孝宗仍重申前令,周必大是以要求外出奉祠。

  乾道四年,派任南剑州知州,又改任提点福建刑狱。周必大在进宫回覆孝宗扣问时,但愿孝宗朝廷表里推荐文武人材,别离把他们的利益记在一本册子上,藏于宫中,以备缓急之用。

  乾道六年,任秘书少监兼权任直学士院,并兼领史职。那时的制书起草仿效汉宣帝时轨制,为郑闻草拟、周必大定稿,最后由孝宗点窜。周必大上奏攻讦西汉诸臣,但愿孝宗不成有不放在眼里儒士的名声。孝宗爱好他阐述精辟,常识博识,乃至但愿与改日夜会商文章。

  孝宗加太上皇赵构尊号时,周必大以为不该称“嗣天子”,应称“天子”,孝宗采用。赵雄出使金国时,要携带国书,朝廷会商受国书的礼仪。周必大当即具体起草,大致内容是:“尊卑名分之定,有人计较品级、威风;叔侄亲戚关系,莫非还计较是坐着仍是站立。”孝宗对此很是赞美。

  后兼权任兵部侍郎,周必大奏请恭敬随从以储蓄将相之才,增设台谏官以广开言路,选择监司、郡守以弥补郎官的不足。不久,权任礼部侍郎,兼领直学士院,并任同修国史、实录院同修撰。

  一天,孝宗令周必大同王之奇、陈良翰到选德殿应对,孝宗从袖中拿出手诏,举唐太宗与魏徵关系之例,扣问他在位久,却未成功勋,治政的黑白及他本身不克不及觉察的解决法子,命周必大等尽言对错。周必大以为孝宗频仍改换将领与郡守,是两大短处。孝宗附和,便根除这两种短处。江、湖二州干旱,周必大要求捐出南库钱二十万代平易近交税,孝宗很是赞美。

  乾道八年,兼侍讲,又兼任中书舍人。不久,他辞去直学士院之职,获得核准。外戚张说再次拜为签书枢密院事,给事中莫济封驳回录黄,周必大奏道:“曩昔全朝廷的人都以为张说这个录用不合适,陛下本身也知道错了而加以避免了。未到一年,这个录用又下发。贵戚参与政事,公私两方面都遭到损掉,臣不敢起草此令。”孝宗敏捷让王〈日严〉草诏,贬二报酬宫不雅官。张说公然奏章内容,并荐举二人,莫济和周必大因而别离被贬至温州与建宁府任职。莫济接到录用当即离朝,周必大到丰城后称病而归。莫济传闻后很悔怨本身的步履。周必大三次要求担负宫不雅职,他是以名望更大。

  淳熙二年,除任敷文阁待制兼侍读,暂代兵部侍郎,并兼直学士院。孝宗抚慰他说:“你不逢迎他人,不傅会显贵,朕十分倚重你。”随后正式任兵部侍郎,不久后又兼任太子詹事。他上奏说:“太宗储蓄人材,为真宗、仁宗所用;仁宗储蓄人材,为英宗、哲宗所用。自章惇、蔡京冲击士气后,终究致使异族入侵之祸。秦桧妒忌尖刻,摈除人材,其短处遗留至今。但愿陛下在闲暇之时储蓄人材。”

  孝宗常亲临球场,周必大说:“臣当然知道陛下不会健忘校阅阅兵战备,但是太祖二百年的全国,其但愿在于圣上的勤恳,但愿陛下自爱。”孝宗神色大变,说道:“你的话很忠心,是否是为了预防衔橛之变?朕正以国仇未报、羞辱未雪为念,不想自寻安闲。”后升兼侍读,改任吏部侍郎,拜翰林学士。

  那时天上下了很长时候的雨,周必大奏请削减后宫供给,松缓对浙郡持久以来积欠的租税的逼责,令省部会商对苍生抚恤之事。周必大在当值时被孝宗召见,上言:“金星接近前面的星,军人踢球,太子介入,臣很担忧。”孝宗让周必大把这些话转告太子,周必大说:“太子是人子,陛命令他奔走,臣怎样敢劝他背方命令,陛下不要号令他便可以了。”

  周必大祈求回籍,未获得核准。孝宗想召报酬他分管职责,因而问周必大:“吕祖谦能写文章吗?”周必大回覆说:“吕祖谦的修养很深,领会典故,不但仅工于文字。”旋即担负礼部尚书兼翰林学士,又升任吏部尚书兼翰林学士承旨。孝宗令礼官会商明堂仪式,周必大建议祭天与祭地别离进行。以后又受旨撰写《选德殿记》及《皇朝文鉴序》。周必大在翰苑近六年,制命文字暖和、高雅,斟酌工作殷勤、周全,是一时文学随从之臣中的第一人。有人说他再次入翰苑任职,现实上是曾觌所荐,而周必大不知道本相。

  淳熙七年,周必大拜官参知政事,孝宗说:“在朝与宰相,原本该当敦睦而又有分歧的地方。在这之前宰相阐述某事,而在朝再没有甚么可弥补的了,这是为何?”周必大说:“大臣原本应当彼此撑持或否决。自从秦桧当权后,在朝不敢说一句话,今后便成为天经地义。陛下虚心就教抛开本身的庄严,大臣哪敢自觉得是?只要小事不敢隐瞒,那末大事又有甚么来由要隐瞒。”孝宗深觉得然。那时亢旱不雨,孝宗下手诏求直言。宰相以为此诏一下,各州郡城市祈求施助,若何应付,因而约周必大一路上奏否决此令。周必大说:“陛下想领会下面的环境,而我们却要加以阻止,怎样可以梗塞公家的言路呢?”

  有人借助后妃的引荐要求为郎官,孝宗把此事交给给事中与中书舍人处置,周必大说:“台谏、给舍与三省相互牵制,怎能遵奉旨意处事呢?不服从旨意有掉于礼仪,服从了又有损于法例。旨令下达之日,我们该当一路上奏。”孝宗欢快地说:“肯如斯任劳任怨吗?”周必大说:“应当给而未给就会有怨恨,不妥给而不给,有甚么怨恨呢!”孝宗说:“这是负责任,不是任怨。”

  淳熙九年,周必大拜官知枢密院。孝宗说:“每次看见宰相不克不及处置的工作,你用几句话就解决了,三省底子不克不及少了你。”

  山阳曩昔有屯兵八千,雷世方祈求只派遣镇江一支戎行五千人驻守山阳,周必大说:“山阳控扼黄河口,若是今天削减驻军尔后又增添驻军,必定致使仇敌的思疑。扬州武锋军原本驻守山阳,不如每一年拨三千人,与镇江五千人一同驻守山阳。”郭杲要求把荆南戎行一万二千人移至襄阳永远屯守,周必大说:“襄阳当然是要地,江陵也是江北的襟喉。”因而留下二千人驻扎江陵。孝宗问:“金主已回到上京,并分拨他几个儿子镇守各地,要怎样办?”周必大说:“仇敌的威吓可能只是虚探,正担忧我们先步履。我们该当静守,只是边地将领不成以不精心提拔。”

  淳熙十一年,周必大担负枢密使。孝宗说:“若是边疆失事,宣抚使之职只有你可胜任,其他人都不可。”列位统帅呈上各军升迁名单,周必大不时点名召见一二人考查其才能好坏,统帅十分惊骇,不敢容于私交。周必大创行表里诸军点式法,对分离在外的戎行就亲身去校阅阅兵。池州李忠孝自陈有二名正将不克不及拉开弓,祈求罢去他们的军职。孝宗说:“这是枢密使措置的结果。”

  金州谋求军帅,周必大说:“与其让人暗里推荐,不如光明磊落地选报。”孝宗号令随从、管军推荐将帅。有人传言大石林牙将要加兵攻金,忽鲁大王别离占有上京,驻守边疆的大臣与西夏订立盟约。周必大一概不睬会,劝孝宗稳重,不要轻举妄动。后证实所传的话公然都是妄语。孝宗说:“你真是有先见之明。”

  淳熙十四年仲春,周必大担负右丞相。他起首上奏道:“此刻国表里安宁,这类安宁场合排场大约快要有二十四年了,这恰是使人担忧之时,应斟酌国度的久远之计,不成以几次更改治国方针以图速强。”秀州祈求减去雄师总制钱二万缗,仕宦要求核审是不是适合,周必大说:“这莫非是审核的时辰?”当即蠲免了秀州的总制钱。密封的奏章多说大臣们的同异,周必大说:“各尽所见,归纳到一处,怎样可能还不异呢?陛下恢复祖宗曩昔的轨制,令三省频频浏览奏章后步履,恰是想使上下相互牵持,其实不是只是奉行文书。”

  高宗去世后,朝廷议定按照显仁皇后去世时的例子,派三位使者陈述金朝。周必大说:“今天的事很特别,不该当惧怕仇敌而曲意驯服。”禁止了派使者之事。金朝的贺正使来到宋,有人要求皇上暂且穿淡黄袍在御殿接管国书,周必大执意不愿。孝宗便身着素色丧服,在帷幄中接见金使。

  淳熙之禅

  淳熙十五年,高宗出殡,周必大按照宋太宗出殡时吕真个旧例,要求伴同前去。孝宗因而命周必大代办署理太傅之职,充当山陵使。进行明堂大礼时,孝宗加恩群臣,封周必大为济国公。

  十一月,周必大零丁留下来,要求孝宗让他去职,孝宗再三抚慰。以后,孝宗突然宣谕道:“最近几年来朕常常生病且感应倦怠,想传位给太子,但你必需暂且留下。”周必大说:“陛下身体安康,只是因为忖量太上皇稍稍过度了些,怎样会到厌倦于政事辛勤的境界。”孝宗说:“最大的礼节没有比得上事奉宗庙的,而祭礼进行时朕大多是带病前去对峙祭奠的;最大的礼节没有大于执丧的,而朕不克不及亲身到德寿宫去。想不退休,这可以吗?朕正要把这个重担拜托给你。”周必大哭着退下了。十仲春,孝宗奥秘赏给周必大高宗禅位时的亲札。同月,孝宗令周必大留下商讨。

  淳熙十六年仲春,孝宗又令周必大介入起草圣旨,专门阐述了供奉灵位、侍奉太子之事。过后,录用周必大为左丞相、许国公,留正拜为右丞相。同月,孝宗身着吉服前去紫宸殿。周必大奏道:“陛下传位给皇子,再不雅盛典,万古长青。看来从此后不克不及天天侍奉陛下了。”因而哽噎没法说下去,孝宗也流泪说:“只有靠你们协助新君。”

  宋光宗即位后,扣问现今的急务,周必大奏称为用人、求言二件事。同年三月,周必大拜官少保、益国公。李巘起草了二相轨制,大师对此贬褒纷歧,孝宗召来李巘,命他用麻纸另拟文书,不久把李巘贬到处所任职。周必大要求离朝。

  司业何澹最初为周必大所重视,但他担负学官,好久未迁官。后经右丞相留正推荐刚刚升迁,他因此怀恨于周必大,因而借谏官之职予弹劾,导致周必大罢相,以不雅文殿大学士之职任潭州判官。何澹对周必大的训斥不断,再使其以少保充当醴泉不雅使。厥后改判隆兴府,但他未到差,又拜不雅文殿学士、潭州判官,恢复大不雅文殿学士之职。周必大被所举仕宦纳贿败事之事连累,降封荥阳郡公,后又复封益国公,改任隆兴判官,他辞去此职,获拜醴泉不雅使。

  伪学罪首

  主词条:庆元党禁

  宋宁宗即位,令大臣直言朝政得掉,周必大首陈四事:至孝、敬天、崇俭、久任。

  庆元元年,周必大三次上表引退,宁宗命其以少傅、不雅文殿大学士、益国公致仕。

  庆元六年,布衣吕祖泰上书要求诛杀韩侂胄、摈除陈自强,由周必大代替任职。次年,韩侂胄的翅膀、御史施丰年便以此为捏词,弹劾周必大起首为诡诈之徒唱赞歌,又私植党派,为伪学罪首,遭降职为少保。在“庆元党禁”中,周必大与赵汝愚、留正被求全谴责为祸首罪魁。

  嘉泰二年,周必大复任少傅。

  周必大是怎样死的

  嘉泰四年十月一日,周必大卒于家中,享年七十九岁。宁宗闻讯后惊诧哀悼,追赠太师,为其辍朝两日,赐银千两、绢千疋。

  开禧三年,宁宗赐周必大谥号“文忠”。

  嘉定元年十一月,宁宗命楼钥为周必大撰碑铭,并御书“忠文耆德之碑”六字赐赉周必大师。